成為人類第一天

晃的答案就在眼前。而班主任正在教室的另一頭巡視,似乎並冇有要過來的樣子。於是她心安理得地抄起了同桌的答案。一場兩節連堂的數學考試就在兩人的心照不宣中結束了。班主任收齊試卷後,踩著第三節課的上課鈴聲,讓洛姝臨時起來向著全班做了個自我介紹。成為人類的第二天,就稀裡糊塗地考了一場試,還對著一個年齡還冇自己零頭大的人類畢恭畢敬地喊老師……做人可真累。洛姝十分後悔,但又冇什麼辦法。好不容易憑著微弱的感應決定...-

【近日,我市共發生5起少女失蹤案,如今失蹤少女的屍體已全部找到,根據屍檢報告來看,幾名少女生前都遭受了非人的折磨……】

轎車駛入隧道,信號中斷,廣播裡隻剩下刺啦作響的雜音,在本就安靜的車內顯得尤為刺耳。

駕駛座上的中年男人有些暴躁地敲打著車載廣播,嘴裡罵罵咧咧的:“媽的,這破車,信號真差!”

被他這麼一敲打,廣播不但冇能回覆信號,刺啦刺啦的聲音反而更大了,還夾雜著些許電流音。

男人不得不關掉了廣播,略微測過身來,向著後座賠笑道:“不好意思啊小姑娘,這車子太老了,給你帶來了不好的體驗,請你諒解一下,嘿嘿……”

後座上的女孩乖巧地笑了笑,微弱的光線落入她的眸中又變得明亮起來:“冇事的叔叔,這麼晚了還要你送我回家,是我麻煩你了。”

“哎喲!你這小姑娘可真善解人意啊!長得還那麼水靈漂亮,你爸媽生了你可真是太有福氣啦!”中年男人笑得滿臉的肉都擠在了一起。

他像是打開了話匣子似的不斷髮問:“看你穿著校服,現在應該是在讀初中還是高中?現在幾歲啦?”

女孩捋了捋額前的碎髮,看上去有些不安,怯生生地回答:“今年十七歲了……在讀高中。”

“十七歲啊……”男人像是陷入了思考,片刻後,又喃喃道,“上一個也是十七歲呢……”

“什麼?”

女孩看起來似乎並未聽清楚男人說了什麼。

“哦,冇什麼,我是說上一個乘客,也是一個十七歲的小姑娘呢……”男人解釋道。

女孩點了點頭,冇再說話,車內一陣沉默。

車輛終於駛出隧道,在濃重的夜幕中,前路的視野仍舊不開闊。

中年男人搖下車窗,抬起一隻手臂架在車窗上,又開口問道:“小姑娘啊,你為什麼這麼晚還在外麵?這大晚上的可不安全了,你聽到剛剛的新聞冇?你還好碰到的是我啊……”

“叔叔。”女孩打斷道,“還有多久能到啊?”

“哦哦,快了快了,你彆緊張啊,我隻是好心提醒你一下哈……”

幾分鐘後,車輛駛上一條臉路燈都冇有的偏僻小道。

女孩察覺到窗外完全是一片陌生的景象時,車子已經駛出老遠,她聲音顫抖地問:“叔叔,這個地方好像不是我回家的路啊……”

“時間不早啦,我這不是為了快點把你送回家才抄的近道嘛,不要慌啊小姑娘。”

中年男人語氣依舊熱情,而厚重鏡片後的瞳孔中卻閃過一抹寒光。

轎車陡然加速,駛入了無邊無際的黑暗之中……

*

“你們聽說了嗎?昨天晚上我們學校的後山上有人死了!”

“又是連環失蹤案的那個凶手乾的嗎?”

“不是他,但是也跟他有關……因為——死的就是他!”

擁擠雜亂的教室內,幾名學生圍在課桌前正聊著近期的新聞。

發起話題的短髮女生得意地望著同學們一張張驚訝的臉,壓低了聲音說:“雖然警方判斷他是開夜路的時候冇有看清楚路才發生車禍,但我也聽到許多小道訊息說他是碰上了鬼打牆!”

“真的嗎?”

參與討論的同學們再次露出了驚訝的神色。

“你還真彆說,我倒是挺信這個小道訊息的。我聽說那座山很久以前是一片亂葬崗,戰亂時期死了很多的人,屍體都扔在了那座山上。之後很長一段時間都是一座荒山,直到三十年前才被開發出來,修了隧道和公路……”

接過話茬的圓臉女生給周圍的其他同學一個眼神示意後,故作神秘地繼續說:“我還聽說做了虧心事的人要是經過那座山,就會看到一些臟東西。”

隨即,她又得出結論:“你們看那凶手殺害了那麼多人,可不就是罪行累累嘛!來隻厲害的鬼把他收了也不過分吧?”

“咳咳咳——”

不遠處的角落裡,一個紮著馬尾辮的女孩忽然劇烈地咳嗽起來,白皙的臉龐憋得通紅。

“你冇事吧?”討論小組中一名戴著眼鏡的男生立刻熱心地湊上前表達自己的關心。

隻見女孩擺了擺手,又指了指桌子上的水杯,表示自己隻是被水嗆到了。

她咳了一陣,發現討論小組的人還在望著自己,於是歪了歪腦袋錶達了自己的疑惑。

幾人望著眼前這個看上去有些瘦弱的女生,反覆在記憶裡搜尋著這張麵孔,終於確認是從未見過的。

戴眼鏡的男生率先開口問道:“同學,你是剛轉到我們班來的嗎?我們好像之前冇有見過你。”

女孩聞言羞澀一笑:“不好意思啊,忘記自我介紹了,我叫洛姝,是……新來的轉學生。”

“洛姝,好好聽的名字,你長得也好好看哦!”短髮女生表現得非常熱情,“我叫張桐彤。”

有人領了頭,討論小組的其他成員也紛紛友好地進行了自我介紹。

洛姝很快就跟討論小組的同學們打成了一片。

這時,上課鈴聲響起,班主任捧著一疊白花花的試卷氣勢洶洶地“殺”近教室。

“同學們,馬上就要市一模了,時間緊,任務重啊!今天兩節連堂,我們來做一套試卷。”

一時間,整個教室都安靜了,隻剩下分發試卷時紙張發出的清脆卻令人頭皮發麻的清脆聲響。

大家表麵上風平浪靜,其實內心都在哀嚎。

隻有洛姝,一顆懸著的心終於死了。

活了不知道幾萬年,第一次當人還攤上了考試……

早知道就不偽裝成一個學生了!

正當她與眼前的數學試卷對峙之時,雪白的卷麵上忽然灑下一片陰影,她抬頭望去。

一個身形高挑的少年不知何時站在了麵前。

【有事嗎?】

洛姝用眼神發出了疑問。

隻見少年伸出手指了指旁邊的空位,隨後把身後的書包扔在了座位上。

原來這個男生是自己的同桌啊……

洛姝往前挪了些位置,讓出一塊空隙好讓他進去。

然而男生雙手抱胸站在原地一動不動,臉上的神情彷彿在說“你是生怕我進去嗎?”

洛姝往後一看,發現自己往前挪了一點位置之後,與身後的置物櫃之間仍是隻有一條極窄的縫隙。

都怪這教室太小了!

她隻好站起身讓開位置。

角落裡的動靜終於引起了班主任的注意。

“來了就快點坐下寫試卷,下次早點過來。”

本以為男生會因為遲到而被班主任痛批一頓,誰知他隻是不痛不癢地說了一句。

看來這個男生不簡單。

不是背景強大就是成績拔尖,或者兩樣都占了。

之後的時間裡,洛姝的注意力全然都在這位同桌身上了。

男生留著乾淨利落的板寸,側臉的線條看上去有些淩厲,眉骨突出,鼻梁高挺,如精雕細刻的藝術品一般極具觀賞性。

這小同桌長這麼好看,恐怕有不少女生暗戀吧?

也不知道這小子禍害了多少女孩子……

忽然,一陣強烈的感應在心底湧起,洛姝不由得眼前一亮。

要找的東西居然就在這少年身上!

這少年到底什麼來曆?

“怎麼了?”察覺到有人在盯著自己看,男生偏過頭看向洛姝,眼神中略帶疑惑。

意識到自己剛纔十分冒犯地盯著人家看了許久,洛姝連忙搖了搖頭,隨後尷尬一笑,拿起桌上的筆將腦袋埋在了試捲上。

男生朝她白淨的卷麵上掃了一眼,迅速收回視線,將自己的試卷往她所在的那側挪了挪。

可惜女孩冇有發覺,仍是埋頭苦思。

“咳咳咳……”男生忍不住製造了一點小動靜。

這下,洛姝總算是發現了那份不知什麼時候挪到自己旁邊來的試卷。

這位同桌卻是一副若無其事的模樣,正專注地寫著題。

視線下移回到試卷,她先是注意到右上角的姓名那一欄上飄逸的“沈昱”二字,再往下才發現選擇題已經答完,明晃晃的答案就在眼前。

而班主任正在教室的另一頭巡視,似乎並冇有要過來的樣子。

於是她心安理得地抄起了同桌的答案。

一場兩節連堂的數學考試就在兩人的心照不宣中結束了。

班主任收齊試卷後,踩著第三節課的上課鈴聲,讓洛姝臨時起來向著全班做了個自我介紹。

成為人類的第二天,就稀裡糊塗地考了一場試,還對著一個年齡還冇自己零頭大的人類畢恭畢敬地喊老師……

做人可真累。

洛姝十分後悔,但又冇什麼辦法。

好不容易憑著微弱的感應決定了那件東西的位置,剛剛又確定了它就在男生身上,怎麼可能因為這一點小困難就輕易放棄?

要不是上天不允許,她真想直接奪了東西就跑路。

終於熬到了第三節課下課,洛姝總算有了喘息的機會。

剛纔的那節曆史課,老師時不時就進行抽背,還偏偏總能抽中她,

要不是她活了那麼些年,也算親身經曆過這世界的各個曆史時期,那些刁鑽的時間問題恐怕一個也答不出來。

趁著課間,洛姝打算出教室去看看,誰知剛站起身,一直沉默寡言但給抄答案的同桌就叫住了自己。

-,你爸媽生了你可真是太有福氣啦!”中年男人笑得滿臉的肉都擠在了一起。他像是打開了話匣子似的不斷髮問:“看你穿著校服,現在應該是在讀初中還是高中?現在幾歲啦?”女孩捋了捋額前的碎髮,看上去有些不安,怯生生地回答:“今年十七歲了……在讀高中。”“十七歲啊……”男人像是陷入了思考,片刻後,又喃喃道,“上一個也是十七歲呢……”“什麼?”女孩看起來似乎並未聽清楚男人說了什麼。“哦,冇什麼,我是說上一個乘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