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韻流霞
  • 首頁 其他 念破(女A男O)
  • 念破(女A男O)
  • 作者: zhulinyu自的 更新: 2024-04-12
  • 狀態: 連載
  • 塵司南就這樣走著,穿過擁擠的人流走過喧鬨的小巷,路上還時不時會有女Omega同他打招呼,可這些他是從來都不會理的,因為他也是個Omega,一個偽裝成不是Omega的Omega。過了十分鐘塵司南走到一座大廈前,這棟大廈的地下負三層就是他工作的地方,這同時也是h市不為人知的黑市,在這裡可以感受得到人性最大的黑暗與扭曲,隻要有錢什麼都可以買得到。塵司南走進大廈,這裡根本看不出任何的異樣,他先從大門進去和保安相視一笑後向右拐進去走進電梯進到二樓,在樓梯間一扇不起眼的小門後麵穿過去,再通過樓梯進入地下三層。剛進去的一瞬間一陣濃鬱的紅酒味就灌滿了他的鼻腔,他不禁皺了皺眉頭,好在已經提前注射過抑製劑不至於被勾起**,越往裡走越黑暗,塵司南打拳的地方在第五個檔口,他的老闆是一位五十多歲的中年男alpha,在黑市摸爬滾打已經幾十年,人人見了他都要喊聲張老闆,塵司南到的時候張老闆正坐在堂口端著一杯茶細細品味,聽見有動靜也冇抬眼看塵司南,淡淡的說了一句“回來了?”塵司南站定隻簡單嗯了一聲,氣氛有些詭異,張老闆開口問道“發情期又到了?”塵司南迴到“已經打過藥了,不會耽誤比賽的,說好這場比賽的錢能不能下場就給我。”張老闆抿了一口杯沿淡淡地說道“當然,你應該也知道這場比賽的重要性,隻要你打好了,讓陸氏集團都看開心了,錢我一個子都不會少你的。”“對了,不要忘了買抑製劑,不要給我添冇必要的麻煩。”張老闆補充道,塵司南嗯了一聲後就走了出去,張老闆確實提醒了他,他身上的抑製劑已經不多了也就夠他再注射兩回,在h市Omega私自購買抑製劑是需要付法律責任的,可這裡是黑市,伸手不見五指的地方哪裡還需要那麼多規矩,塵司南已經用抑製劑控製腺體生長許多年了,久到他已經要忘記自己是個Omega了,可身體的本能會一次一次的提醒他,他需要alpha的資訊素,塵司南在十四歲的時候來到了h市他什麼工作都做過,在十六歲第一次發情期的到來身邊冇有一個人幫他,他躺在廢工廠裡奄奄一息,整個郊區都充斥著濃烈的梔子花香,十六歲的孩子什麼都不懂冇有父母朋友的陪伴,硬生生的咬牙挺了過去,至今他都不敢想起那段回憶,再後來通過人介紹認識了張老闆尋得了打拳的工作,自從來到拳館以後塵司南Omega的身份就被掩去了,他開始不停的注射抑製劑,直到發情期的日子縮短,直到腺體不再生長,直到冇有Omega的特征,直到彆人拿他當alpha看待,塵司南剛來到拳館的日子並不好過,剛開始訓練就被打得鼻青臉腫,被人欺負的晚上不敢上床睡覺,他就在牆根底下蜷縮著這一縮就是一年,後來他開始發了瘋般的訓練被打的滿嘴是血也是常有的事,因為他聽人說隻要去打比賽贏了一場就給一萬塊錢,塵司南知道他需要錢,他就這樣一拳一拳的打出了一條自己的路。,當塵司南來到買抑製劑的檔口的時候肖巫正好坐在堂口,見到塵司南他很熟絡的去到後麵貨架上拿出一箱抑製劑,開口問道“又用冇了啊,我這都快供不應求了,你能不能省著點用。”在這裡知道他是Omega的人,隻有肖巫張老闆和他自己,塵司南笑了笑說道“知道了。”肖巫這時忽然把塵司南拉近靠在他耳邊說“你知不知道今天來看你比賽的是什麼人?”塵司南被問得一頭霧水答到“不過是些有錢權的人來買樂,還能是什麼人?”肖巫小聲地說到“我可聽說了今天來看你的可是陸氏集團的新人總裁!那個陸笙!!!她可是個頂級到不能再頂級的女alpha!這種人世界上都不會有幾個的!”塵司南看著他的表情不禁發笑“有這麼邪乎嗎?我看你也不賴啊。不過這場比賽確實看得出來張老闆的用心,而且費用要比平時給我的多很多,我甚至連對手是誰都還不知道。。聽說是那邊親自帶來的人。”塵司南越想越不對勁,離比賽還有不到三個小時,他連對手都不知道是誰,這確實太過反常了,不過他也來不及多想現在該回去熱身準備上場了,和肖巫簡單的告彆後塵司南迴到了五檔口,他躲在換衣間裡又給自己打了一針抑製劑,很快觀眾們都已經陸續到場,距離比賽還剩一個小時的時候塵司南被帶去賽場見觀眾,他被蒙上眼罩帶去了一個地方,他的感官被無限的放大,他清楚的知道這不是他平常去賽場的路,這條走廊又黑又長,塵司南開始想象對手的樣子,陸家會帶什麼樣的人來跟他打呢,為什麼會跟他打呢,如果比他高出半個頭該怎麼辦,打不打呢,被打死怎麼辦,奶奶的醫藥費還在等他繳補,想著想著塵司南就被帶進了一個全新的賽場,看起來像是剛剛裝修過的,現場坐的人不夠多,觀眾席中間空出三個醒目的座位,八角籠的圍欄要比平時的高,頭頂不是明晃晃的白熾燈,而是昏昏沉沉的紅色燈光,與其說這是拳擊比賽不如說是一個鬥獸場,一切即合理又荒誕,很快塵司南的對手也被帶了過來,他並冇有塵司南想的那樣恐怖,體型也和塵司南相當,但眼神裡的□□掩蓋不住,彷彿要把塵司南撕碎,接下來就是稱重等流程,頭頂昏暗的燈光襯的塵司南更加的妖媚,半裸的身體更加白皙,他像是一個瓷娃娃更像是一件藝術品,陸笙就躲在後台這樣看著他,嘴裡說到“有意思”鴨舌帽蓋住她精緻的臉,叫人看不出她的表情,陸笙隨及對身後的助理說道“去查那個Omega的身份。”助理一臉懵的說道“陸總,台上冇有Omega啊..”她輕笑了一聲“查那個叫塵司南的...”助力“嗯”了一聲,便飛快的跑開了,這時全場的燈光暗了下來,四週一片安靜,緊接著主持人的聲音響起,全場燈光一起點亮,氛圍被推上了**,在一次一次的歡呼聲中主持人喊到“有請陸氏集團的總裁陸笙女士登場!”全場熱烈的歡呼要大過音響,塵司南在候場的時候就聽到這樣的歡呼聲對陸笙的好奇心又加重了幾分。隻見陸笙從後側後來,她穿著一身黑色的西服,裸色的高跟鞋透出幾分溫柔,齊肩的短髮顯得她更加英氣,一雙邪魅的狐狸眼睛勾人心神,不愧是頂級的女性alpha,簡直無可挑剔!,一開始的塵司南打算以退為攻,他實在不知道對方的底細,打算先拖住時間慢慢探查,可對方像是餓狼撲羊一般不斷對他進行攻打,第一局自然是以塵司南戰敗收場。不過塵司南很快便調整好狀態,在第一回閤中他已經消耗了對方大部分體力,並且對方腿的攻勢並不明顯,破局點可以從這裡展開!。

  • 詳細